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中华形意拳网 中华形意拳网 中华形意拳网 中华形意拳网 客户留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郭云深打擂震太原
·郭云深示拳震群英
·郭云深为民除黄二
·郭云深怒杀狗男女
·郭云深揭榜寻国宝
width=246
·秋天饮食宜... ·夏至节气话...
·芒种节气话... ·小满节气话...
·立夏节气话...  
 
形意拳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8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7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6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5
 
形意拳
形意气功大师马礼堂
 文章类别:武林英豪 发布日期:2011/7/25 点击次数:7296

  

河间地处沧州地区,自古以来习武成风,直到清末,各村还都设有拳场,所以名家辈出。马老7岁始学少林潭腿、华拳,13岁随威震武林的表叔张兆东学形意拳、八卦拳。1931年,经张兆东介绍,马礼堂拜著名拳师郭云深的得意弟子,河北大学武术教授、河北省武术馆馆长刘为祥为师,学习形意拳。此外,他还向太极名家刘采臣学习太极拳,向南北大侠杜心武学习推手。翌年,他考入华北大学教育系。不久,便组织“华北武术研究会”,聘请孙禄堂、尚云祥、刘采臣、恒寿山、许禹生、张策、郭树棠等武术名家担任导师,研究和倡导武术。马礼堂喜作诗文,在校期间,组织过“檀玉诗社”,出版过“檀玉诗集”,目睹“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沦陷,曾感慨赋诗:“泪洒山河半壁残,雄心未死发冲冠。公家黍熟私家食,商女饱温织女寒。傀儡登场凭线索,娇花弄眉依栏杆。误国误民曾知否,多少英雄血变酸。”后来,马礼堂到山东济南,一方面在省立商中教书,在青年会教剑术,在国术馆教形意拳和国术教育课;另一方面以志然作笔名在《求是月刊》上大力倡导国术革命,提出打破师承门派观念,揭穿武术神秘化,反对武术舞台化,主张武术一要强健身体,二要技击胜敌,当时在开林中颇具影响。1935年,马礼堂又发起组织“健康实验学社”和“技击实验学社”。上海、南京、武汉、山西、北平、东北和知名武术家纷纷响应,不远千里,奔赴济南,共商国术改革大计。参加学社者达数百人众,可谓盛极一时。由于他的武功扎实,精通多种拳术,功力超群,攻防能力强,所以有“坦克车”之美誉。马礼堂晚年多致力于儒家气功“六字诀”之研究,经常应邀赴各地讲学,徒弟遍布大江南北。

习文修武,名震武林

马礼堂,原名马步周,一九O五年于河北省河间县马户生村。河间地处沧州地区,自古以来习武成风,直到清末,各村尚都设拳场,名师高手辈出。著名的绿林英豪窦尔墩所在的窦庄,距马户生村只有二十里。此外,还有许多江湖好汉,如草上飞李宠,小霸王苑华周等,也都是河间人。

马礼堂出生在一个自耕家庭,幼年入私塾读书,在家乡习武风气的影响下,马礼堂自幼喜欢舞枪弄棒。他七岁时父亲去世,为了不受欺负,不到十岁,就开始向单刀李占魁学少林潭腿,向名拳师周凤歧学习华拳。到十三岁时,又随表叔、威名响震海内的拳师张兆东(又名占魁)学习形意、八卦。马礼堂学艺十分刻苦,晚上练功每天到半夜,所以终于练出了一身好功夫。马礼堂自幼受多位老师武德的熏陶,养成了坚韧倔强、不畏强暴、好打抱不平的性格。在一九二三年左右,有一天马礼堂去舒城赶集,遇见一个拳师领着一伙徒弟在集上闲荡。他们见一女子在卖草帽辫,便走过去调笑。女子见他们不怀好意,便说:“我不卖了。”那拳师动手动脚,嘻皮笑脸地说:“不卖可不行,我要买你脸蛋儿,你的脸蛋儿值钱!”马礼堂正在一旁,见他青天白日调戏妇女,十分气愤,上去就打了他一个耳光。拳师挨了打,立时火冒三丈,挥拳就朝马礼堂打过来,十几个徒弟也一拥而上,马礼堂见他们人多势众,几步就跃到了一条水沟边上,这样便没有后顾之忧。等拳师追了过来,马礼堂接住他的拳头,打了没有两个回合,突然用腿一扫,扑通一声,将拳师扫到水沟里去了。那十几个徒弟纷纷拥上,马礼堂施展出全身解数,上边拳如流星闪电,下边腿似铁帚扫地,一场恶战,十来个人又被他踢到了沟里。由于平时这伙人仗着有些功夫,又有势力,常在集市上胡作非为,所以围观者见他们挨打,无不拍手称快,纷纷称赞马礼堂是“铁腿”。从此“马铁腿”的名声不胫而走,许多人找上门来拜师学艺武,于是马礼堂开始收徒教习武艺。当时他只有二十二岁。

1930年,马礼堂在河间城北太平庄教小学时,因“诋毁”国民党政府丧权辱国被搜捕,遂逃至北平,半工半读,实习中学课程,后考和华北大学教育系。他在北平求学期间,一直不忘习武。先由张占奎介绍,他拜形意宗师郭云深的得意弟子、河北大学武术教授、河北省武术馆长刘卫祥为师,学习形意拳。经过刘卫祥的指点,他的拳路更紧凑、刚劲,富于实战性了。此外,他还向太极名家刘彩臣学习太极拳,向大侠杜心五学自然门。同年,参加了严朴、安若定、殷震夏组织的铸魂学社,任北平通讯文任,在《大侠魂》月刊发展文章。同时,向北平武林界号称“三绝”(刘福山的枪、刘绝山的刀、刘仑山的棍)的武术名家学习技击。还曾两次到陈家沟,与当时名家陈宝聚、陈敬中等研究陈氏太极拳,到深县李存义的故里研究形意拳。从而遂得武术之奥秘,成为精通拳理、武德高尚、身手不凡的武术家。为了研究技击,马礼堂组织武术家和技击实验学社的成员,一天三遍练习散打。他以身作则,不管和谁对垒,总是首先叫对方进攻。因他精通华拳、形意、八卦、太极,武艺精熟,功力超群,所以攻防能力强,也不怕挨打,故大家都称誉他是“坦克车”。武林界继“马铁腿”之后,又得了“坦克车”的称誉。邱万春先生在《武林》称马礼堂“形意拳”功底深厚,是形意拳第七代仅有的人物。1937年马礼堂在南京曾打败八卦名手孙锡坤。孙系一贯道长,在南京住在邓府巷的一座小洋楼里,孙锡坤与日本特务勾结,依仗权势,骄横跋扈,并利用迷信造谣惑众。马礼堂对孙的行径十分气愤,决心教训他。这天,河南大学教授汤化府与郝为祯之徒雷仲山,路经南就路经南京,便相约去会会。马礼堂早闻孙十分高傲,欣然答应,于是三人一齐来到孙府。孙十分高傲,目中无人,三人请他走几个式子看看,他不肯走,坐在沙发里一味吹牛。汤化府提出跟他推手。孙身材高大,体重足有200多斤,而汤又矮又小,当然不是他的对手。接着,雷仲山与他推手也没取胜,孙不由狂妄地哈哈大笑。马礼堂看在眼里,压着火气说:“咱俩推推吧!”孙锡坤高傲地嘿嘿一笑。两人搭上手,马礼堂感到对方双臂很沉。他心想:看来孙还确有点功夫,万不可小觑。这时,孙突然一个转身掌,到了马礼堂身后,接着又一招掖掌。直朝马胸侧击来。这一掌十分狠毒,如被击中,功夫稍差就会伤及内脏。说时迟、那时快,马礼堂左手顺势一领,右手一招虎托掌,正打在孙的小腹上。只见孙踉跄几步,砸在一个圆桌上,人桌俱倒,立时脸色煞白。汤化府讥讽道:“你不认识吗?这位就是有名的“坦克车”!”,说完,三人扬长而去。马礼堂认为,气功和武术是一家,武术家之上乘者,都以练气为真。不论内家、外家,气功不得真传,则难以登峰造极。正如武谚所云:“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他曾写诗阐述自己对这一真谛的看法:“气功武术本一家,可惜后学习练差。内外合一含奥义,艺高体健气伸发。”

 

 

南北奔走,救国图强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马礼堂十分忧愤,曾赋诗曰:“泪洒山河半壁残,雄心未死发冲冠。公家黍熟私家食,商女饱温织女寒。傀儡登场凭线索,娇花弄眉依栏杆。误国误民曾知否,多少英雄血变酸。”在抨击国民党政府腐败的同时,及时提出“强种救国”之国术革命。组织国术研究会,聘请孙禄堂、尚云详、刘采臣、王占恒、邓云峰、恒寿山等著名国手为导师,吸收各大学的爱国青年,共同学习研究“强种救国”之武术。因此,获得中央国术馆长张之江的支持,书赠“强种救国”四个大字。1935年国民党政府代表何应钦与华北日军司令梅津,签订卖国的《何梅协定》后,加紧了对抗日救国志士的镇压。由于马礼堂早年曾在李大钊的葬礼被捕过,后又组织出关杀敌救国团,因而被国民党当局通缉,北平不能容身。于是他潜入济南,化名志然,住在山东国术馆教务长田振峰(中共地下党员)家,当时田正主办武术刊物《求是月刊》。他一方面在省立高中教书,在青年会教剑术,在国术馆教形意拳和国术教育课;另一方面帮助田振锋办《求是月刊》。与田振峰一起揭起了以抗日为宗旨的国术革命大旗。。他以志然为笔名,大力提倡国术革命。当时曾发表“告北平同伴书”,响应者数百人,提出打破师承门派观念,揭穿武术神秘化,反对武术舞台化。为了使武术能够强民强族,在抗日救亡发挥作用,他主张,武术一要强健身体,二要技击胜敌。他深入钻研拳术理论,在《求是月刊》上发表了许多国术论文。

可是,他们的研究,也遭到一些保守拳师和唯美论武术家的反对,矛盾越来越尖锐,最后引起了一场“国术大论战”。马礼堂采取因势利导的办法,通过争鸣,提高大家对国术革命的认识。并出版了《国术论战》、《国术革命札记》。通过论战和交手比试,许多老拳师由反对转为佩服,由佩服进而交往,逐渐和马礼堂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马礼堂倡导的这场国术革命,震动了全国武坛,他在武术界的威望越来越高。革命老人徐特立曾填词赞扬他这一段武术生涯,上阕写道:“昔年文武,曾小齐鲁。踏遍关山难伏虎,哀怨于今莫吐。”

马礼堂的主张,得到了广大进步武术家的赞同。为了推动国术革命向深发展,一九三五年马礼堂又发起组织了“健康实验学社”和“技击实验学社”。以练武强身抵御外侮为目的,主张揭穿一切迷信传说,排除师承门派之见,共同研究武术技击之精华。此举受到一些进步武术家的拥护,获得山东省国术馆长窦峰山的大力支持。海内知名武术家,如上海的徐政一、郝颖元,武汉的徐震,南京的姜容樵,山西的贾蕴高,北京的孙伯曲、果鸿儒,东北的李天骥等,纷纷响应,不远千里,奔赴济南,共商国术革命大计。参加学社者达数百人众,可谓盛极一时。马礼堂提出“黄魂重铸”,与田振峰在济南四里山下结庐,榜其庐为“铸魂里”。大门两旁镌字为联:“投机分子滚出去,革命男儿请进来”,门楣上写“黄魂重铸”。马礼堂在山东省国术馆组织了各县国术馆长训练班,公安局长训练班,创办刊物,大力宣传爱国主义,抨击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和“攘外必先安内”的主张。曾写《浪淘沙》:“吾怒视中原,风潮降天,战争循环永不安,要向国人知否?箕豆相残。”从而引起国民党中统和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的注意,《求实》、《侠魂》两刊物被查封。他的爱国立场和进步主张却触怒了山东军阀韩复渠。韩派人到处抓他,他只好离开济南,逃亡到南方。

 1936年秋,马礼堂来到湖北,在汉口协助董必武筹备战斗书店,宣传进步思想,传播革命理论。七七事变爆发后,董必武介绍马礼堂去南京谒见周恩来,接受新的任务。马礼堂持介绍信星夜赴南京。周恩来因战事繁忙无暇,便派叶剑英接见了马礼堂,马礼堂被派往豫北做战地服务工作,任志愿团员训练班文任。19383月,国民党部队退过黄河,马礼堂便率领一千多名爱国青年学生进入太行山打游击,失败后由山西荣河、到西安;几经辗转于8月又回到武汉,从武汉又返敌后坚持抗战。马礼堂在战地服务团河北民军政治部任副文任,国民党政府授予他少将军衔,在冀南一带与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配合行动。同年10月,马礼堂与牛席卿在南京结婚,当时活动在冀南的一二九师副师长徐向前、东进纵队纵队长陈再道及冀南行署主任杨秀峰、副主任宋任穷都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并书赠两幅含蓄幽默的祝词:一幅是“牛马姻缘”;另一幅是“从来白马犯青牛,全凭月老牵一线。黑白二色有所忌,又仗日上渡双星。”在国共合作期间,由于马礼堂与共产党配合密切,时时受到国民党军统、中统的监视,处处受到刁难,把他看成共党嫌疑分子,无法正常进行工作。所以,马礼堂于1939年底到重庆,向国民党当局陈述工作中的困难。于是陈诚又任命他为华北策反专员,其任务是做庞炳勋、孙殿英、张兰峰等人的工作。在返回豫北途中,在郑州遇到罗青(解放后曾任北京市政府政协副主席),二人一起回到豫北冀南一带,坚持抗战。198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马礼堂恰与罗青在天安前相遇。阔别40载,一朝相聚,欣喜若狂,追昔抚今,感慨万分。罗青亲书赠诗于马礼堂:“当年跃马太行巅,燕赵驰驱竟着鞭。推倒三山兴四化,白头握手叙天安。演武知医擅气功,关河人欲识途翁,献身保健开新局,一代干城老返童。”

 

几度铁窗,意志弥坚

 

 

  马礼堂青年时期就追随革命,屡遭曲折,百折不挠。在华北大学读书时,因参加1933423李大钊的葬礼流行,散发传单,被做为共产党嫌疑犯逮捕入狱,与韩子栋(那《红岩》中的华子良,当时北平地下党的负责人)关在一起,坐监三个月后被释放,韩被解往南京。1936年,马礼堂在济南助编《求实》月刊时,第二次被捕,经与韩复榘攀乡亲而获释。19459月,在开封被军统逮捕,解往西安特种监狱,与毛泽东的族弟毛泽润一起关在自治室,毛泽润在狱中赠给马礼堂七绝一首:“革命男儿不寻常,铁窗风味要多尝。他年姓字留青史,全凭今日磨练光。”马礼堂答毛泽润诗:“几度铁窗志未灰,蛟龟久困望春雷,犬欺虎豹凭门障,蚓戏龙蛇仗水杯。漫将驽骀方老骥,久经霜雪耐寒梅。民生国计终谁属,不到成功誓不回。” 凡入狱者九死一生,他写诗明志:“民生国计终谁属,不到成功誓不回。”直到一九四六年四月国共重庆谈判时,毛泽东主席提出释放政治犯,马礼堂获释后又回到开封,在开封北士街192号开办了圣马利亚医院,以看中医维护生计,但行动仍被监视。直到1947年秋,马礼堂才与中共豫皖苏区取得联系。1948年,由吴芝圃派往南京与许天民(解放后曾任广东省公安厅厅长)同作地下工作,住在校门口36号(原苏联使馆),公开身份是行医治病,讲武授徒。在大军渡江前夕,他与许天民以筹备医院做掩护,筹备渡江前线情报站。全国解放后,马礼堂由宁返京。1961年,马礼堂因给彭德怀元帅治病,被诬陷为黑线人物,第四次被捕入狱,直到“文革”开始,被做为专政对象遣返回乡。他一边接受批斗和监督,一边行医治病,为人民解除痛苦,并亲笔写了“精研医术为乡里;潜心岐黄送瘟神”的对联悬于住室。由于他医术精明,就医者络绎不绝,多者日达百余人。后来,南到昆明,北至满州里,不少人也者慕名前来,并对他的医术和服务态度交口称赞。

 

 

潜心医术,硕果累累

 

  所以马礼堂从少年时代起,习武之处,还兼练气功和学医术。一九三O年,他到清末老状元刘春霖家去,遇见清未进士、时已年过百岁精通气功的普照老人,向他学习了儒家气功“六字诀”、“洗髓经”以及坐、卧、立、行诸功法。半个多世纪以来,他潜心研习,又结合我国传统武术健身方法,和中医理论,终于创编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养气健身功法。同时又根据太极拳理对生理病理的作用,结合气功精华,又创编了二十三式太极气功。实践证明,马礼堂的这两套健身法,确是祛病延年的健身良方。

解放初期,他担任全国工商联中医顾问、万寿山中央干部疗养院特邀医师。他以高明的医术,结合养气功,为徐特立、南汉宸、黄炎培、陈叔通、许涤新、李烛尘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治愈了缠身多年的痼疾。陈叔通生前曾填调赞誉他:“燕市有奇人,儒侠在一身,岐黄钻习更无论,识得沉疴症结处,妙手回春。”黄炎培题赠马礼堂的锦旗上是“岐黄大道传真谛,内外兼修养气功”。在马礼堂的从医历程中,不管是对国家领导人,还是对普通患者,他都辞辛劳,精心施治,多有药到病除、妙手回春之效。梁漱溟老先生曾书赠马礼堂:“好学近于智,力行近于仁,知耻近于勇。”徐特立老人曾填词赠马礼堂:“昔年文武,曾小齐鲁,踏遍关山难伏虎,哀怨于今莫吐。新华重起河间,旨哉扁鹊心传,手底纤针豆火,口碑响彻云天。

教练养气功的同时,马礼堂对武术事业仍如五十年前一样热心。电影《武林志》开拍后,剧组聘请他担任技术顾问,他欣然同意。他不顾北京盛夏的炎热酷署,亲临拍摄现场,忙起来中午都顾不上休息。马礼堂在指导何大海的扮演者李德玉时,指出他打的五行崩拳劲不整,原因是发劲时气没往下沉。他边说边亲自示范,一连打十几下崩拳,虽是八十高龄,打起来仍是动作刚劲有力,迈步铿锵有声。练完,还让他们往自己身上试试功力。李德玉经过他的热心指点,进步很快,他演用崩拳将俄国大力士助手毕契卡打下擂台的那场戏时,崩拳打得干净利索,迅猛精彩。

 

 

 

上一条: 三豪杰大破三吉会
下一条: 形意拳大师高振东先生碑记
  返回首页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2012 中华形意拳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百姓网络
法律顾问:冯树春、杨笑寒 备案号:苏ICP备050325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