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中华形意拳网 中华形意拳网 中华形意拳网 中华形意拳网 客户留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郭云深打擂震太原
·郭云深示拳震群英
·郭云深为民除黄二
·郭云深怒杀狗男女
·郭云深揭榜寻国宝
width=246
·秋天饮食宜... ·夏至节气话...
·芒种节气话... ·小满节气话...
·立夏节气话...  
 
形意拳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8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7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6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5
 
形意拳
郭云深揭榜寻国宝
 文章类别:武林英豪 发布日期:2011/7/25 点击次数:6366

 

清朝末年,同治皇帝即位期间,郭云深为友雪仇,夜杀大淫棍丁冒雄,因此被官府追捕在逃,行至武强境内。为了百姓的利益,又力除井霸,继续此上途经通州时,路见不平,继面杀死了大恶霸马连图,一路上所见所闻以及自身经历的诸多事情,使他万念俱灰,抱着一死之心,投案于通州官府。因而被关进大牢,以待发落。

在此期间,恰逢载兼王府的王爷视察通州,得知了他的案情,经过亲审亲问,方知郭云深乃是为民除害的一介英豪,遂力保出狱,做了载兼王府的的拳师和护院镖师。

王爷为了谨慎起见,曾多次对郭云深进行试探和考验,于此同时,郭云深曾两次救公主脱离大难,一身正气加上侠肝义胆,赢得了郡主无比的青睐,并产生了爱慕之心,曾经向其表达以身相许的心迹。郭云深基于地位悬殊,便婉言谢绝。

同治五年,盗贼蜂涌,灾情四起,洪涝、蝗灾、瘟疫相继而生。朝野上下人心惶惶。国家沦于多事之秋。时年冬初,皇宫宝库连续被盗,就连同治皇帝最喜爱的国宝“万寿金佛”也被飞贼燕尾翎盗去。为此龙颜大怒,曾连续降旨,要朝中能人之士捉拿飞贼。但几经查访终未破案,无奈之下,张贴皇榜,意在求得能人,助拿飞贼,并许诺功名利禄。

一日,郭云深受王爷指派,陪郡主去首饰楼去买首饰,路过大前门时,发现了张贴的皇榜,不顾郡主的阻拦,毅然上前揭了榜文。

郭云深被召进宫中,皇上说道:“郭云深,你不过一个平常武夫,怎敢揭榜文冒充能者,可知朝大事非同儿戏,擒不住飞贼,寻不回国宝视为误国大罪,朕问你,你靠什么缉拿飞贼,难道你不怕朕杀你的头,你可要三思行事啊。”

郭云深道:“皇上,云深虽技平,自量擒贼云有余耳,斗胆揭榜,意在降服飞贼,挫其锐气,以资大清之威也。”

皇上说道:“山野村夫,略通小技,你可知此贼技艺高深,非一般人所能降也。”

郭云深说道:“草民云深自幼习武,历经坎坷,旨在强其体以教民众,全其技以示豪强,抚良善以足民意,刃匪霸以求民安。此番缚贼若有失手,愿以项上人头做保,圣上大可放心,不捉此贼誓不生还。万望圣上成全此志。”

听了郭云深这番话,同治皇帝大喜说道:“好你个郭云深,自朕登基以来,文武百官之中,功著者有之,资深者有之,还没有哪一个敢在朕面前出此狂言。常言道,既出大言必有广才,朕就成全于你,限你一个月内将飞贼缉拿归案,寻回国宝,你可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你可是拿脑袋做赌注的。”

郭云深赶忙跪倒在地,高呼“谢万岁成全,云深领旨谢恩。”

当下同治皇帝给郭云深配备了人手,随时听候指令。

郭云深奉旨捉拿飞贼的消息,在京城传开,文武百官之中,等看郭云深笑话的大有人在。

有一天,郭云深暗访飞贼燕尾翎的踪迹,来到东城外一条小河边,看见一个苍发老翁垂钓于河边,不由走上前去,站立其后细心观看。那老翁并不回头,却问道:“身后之人,可是奉旨捉拿飞贼的郭云深郭大侠?”郭云深十分诧异反问道:“你是何人,怎么知道我郭云深的名字?”

老翁说道:“你不要问我是何人,请回答我,你是不是郭云深?”

郭云深说道:“我是郭云深,你怎么认识我?”

老翁说道:“我眼毒,看不干走眼的,我问你捉拿飞贼可有把握?”

郭云深故意说道:“哪里有什么把握,不过搪塞皇上而已。”

老翁说道:“你可是打了保票的,难道拿自己的脑袋做儿戏?”

郭云深似有惊觉地说道:“你究竟是谁?如何知道我的底细?”

老翁说道:“在回答你我是谁之前,我先问你几个问题,再告诉你如何,或许我还能告诉你燕尾翎的一点消息。”

郭云深应道:“那好,你问?”

老翁说道:“你与飞贼燕尾翎可有过节?”

郭云深回答:“我根本不认识他,能与他有什么过节。”

老翁追问:“你既然与他无怨无仇,为什么要豁出身家性命替皇上卖命,值吗?”

郭云深说:“既然你问起这些,我不防也告诉你,那燕尾翎身为盗贼,盗些银两珠器,借以济贫扶难,我郭云深无话可说,可从未听说过他在哪里周济过什么穷人,盗富盗官倒也有情可原,可他竟然把国宝万寿金佛也窃为己有,这实在不能容忍,那‘万寿金佛’在世上,仅此一樽,价值连城,可它是国家的,人人有份的,它不是皇上一个人的,一旦此物流失国外,岂不让老外笑咱华夏无人,就为这,我才插手此事,再者说这燕尾翎也太狂傲了点吧。”

老翁这时把鱼竿放下站起身来说道:“你说的不无道理,可据我所知,那燕尾翎身怀顶天绝技,根本不把你郭云深放在眼里,你想捉他谈何容易,弄不好会惹火烧身的。”

郭云深笑道:“燕尾翎目中无人,他把自己看得也太高了,难道不知天外有天?”

老翁倒背双手慢慢说道:“宫廷之内高手如云都奈他不得,此人轻功绝技举世无双,逾高墙如履平地,你能奈何了他?”

郭云深说:“我是找不到他,一旦有一天我见到他定要与他见个分晓。”

话到此处,只见那老翁回过身来把伪装假须掳去,说道:“郭大侠,我便是那飞贼燕尾翎,这个分晓如何见法,请你划个道。”

郭云深大惊说道:“你是飞贼燕尾翎?”

老翁笑道:“不错,我就是你要找的飞贼燕尾翎。”

“你若真是燕尾翎,我倒有一言相劝。”

“请讲。”

“请你把万寿金佛交出来,别的事情,我一概不究,你行你的便,我走我的人。在皇上那里我也好有个交代,你看如何?”

“我凭什么听你的,就凭你这张嘴?”

“那你想怎样由你划出个道出来,好吗?”

“我看这样,你郭云深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我燕尾翎也自觉无有对手。今天,你我二人不防打个赌,我若输于你,情愿把万寿金佛交出来,你若输于我,我干脆走人,从此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各不相扰如何?”

“好,就依你行事,划道吧!”

“由此向西距东城墙有二百步远,我前你十步开跑,我跑你追,到城墙下,你若能抓到我或碰我一下衣角,我便认输,你看怎样?这个游戏虽小,但他可关系到万寿金佛归谁的大事,你敢吗?”

“好,一言为定,我若输给了你,今后决不再过问万寿金佛的事情。”

“不过,我也劝你一句,你若输了就赶快离开京城,皇上要了你的小命。”

“那是我的事,不劳你多管,我们开始吧。”

于是两个自选其位,燕尾翎靠前十步站定,一声“开始”后。两个人各施轻功,向前飞奔,地面上看似两个黑球在飞滚转眼到了城下。

单就轻功而言,郭云深略逊于燕尾翎,而燕尾翎恃此为傲,他深信郭云深是抓不到他的。当他飞到城墙下时,忽然使出蝎子倒爬墙的功夫向城墙上爬去,他想借此显示自己功夫的高深。

郭云深随即走到城下,见燕尾翎已爬上足有丈半多高,不容多想纵身跃起,伸手攥住了燕尾翎的手腕,施展碎捏铁豆的功夫,连捏带拽地把燕尾翎拽下来,落地后郭云深的手还攥着燕尾翎的手腕,可是燕尾翎的关节早被攥碎了。

郭云深说道:“燕尾翎,我还是那句话,把万寿金佛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燕尾翎说道:“郭大侠是我太低看你了,万寿金佛就埋在我钓鱼竿下的青泥下,至于我,在此之前我们已有约定,任你发落,郭大侠你动手吧。”

“你已说出万寿金佛的下落,算你言而有信,我看你是个人才,不想把你交给皇上,也不想就此杀掉你,你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我手腕关节已被你捏得粉碎,疼痛难忍,浑身松软无力,怕是走不成了。”

正在这时,有大内的几个将官带着一队人马,飞奔而来,下得马来就要捆绑燕尾翎。

郭云深松开攥着燕尾翎的手说道:“慢着,我也燕尾翎有言在先,只要他交出国宝,我便放他走人,如今他已说出藏宝的所在,我不能言而无信,就让他逃命去吧。”

一个将官说道:“郭大侠若是放了燕尾翎,恐怕皇上那里不好交代吧。”

郭云深说道:“皇上那里由我去解说,有什么事情我顶着,不劳各位多管。”

燕尾翎插话说道:“郭大侠多谢了,不过,你用不着为我开脱,其实我早已抱定念头,只要败于你手,此行决不求生,你不要多说了,让他们动手吧,只可惜你我相见太晚了。”

郭云深说道:“燕尾翎,你这是何必呢。”

燕尾翎不再说话,慢慢闭上双眼,这时过来几个兵卒将燕尾翎捆了。

郭云深捉了飞贼,寻回了国宝万寿金佛,宫廷上下都在议论纷纷,同治皇帝更是大喜过望,立刻升朝,命人拟旨,对郭云深进行封赏。

金殿上,同治皇帝高居龙座,文武官员位列两厢,郭云深在殿外候旨,皇上大声宣旨:“宣郭云深进殿。”

传话官走至殿口喊道:“皇上有旨,宣郭云深进殿。”

郭云深迈着虎步进了金殿,跪在地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郭爱卿平身,听旨,宣!”

宣旨官双手拿圣旨前行几步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郭云深擒贼夺宝,功在千秋,赐五品蓝翎之功名,赏银万两,绫帛百匹,钦此。”

郭云深听罢宣旨,赶忙奏曰:“皇上万万不可呀,云深擒贼寻宝,不过一场武林游戏而已,不足挂齿,哪里受得起这般赏赐,请皇上收回成命吧!”

皇上道:“郭云深,你为朕擒飞贼寻国宝,功不可没,难道你怪朕赏赐太轻不成?”

郭云深忙道:“皇上误会了,我郭云深自入师以来,师父早有明训,习武之人,不图功名,不贪富贵,舍生取义,死不足惜,我本江湖中人,一生只好游荡江湖,打抱不平,功名利禄全不在心上,万望皇上成全于我,收回成命,云深感激不尽。”

皇上道:“郭云深,朕已将圣旨拟好,你不接受朕的封赏便是抗旨不尊,你可是有罪的呀。”

郭云深道:“倘若皇上不能收回成命云深只有以死明志。”

这时王爷见此局要僵,赶忙请奏:“禀皇上臣有话说。”

皇上道:“讲。”

王爷道:“郭云深在我府中任拳师和护院镖师多日,臣深知其性格,把有功而不收禄视为武人之根本,依臣之见,皇上可收回成命,成命他的心意,这也是无名的封赏啊。”

皇上道:“好,好,好。朕就依叔王之见,郭云深,你不接受朕的赏赐,朕也不亏待于你,日后朕一定亲临王府会见,你下殿去吧。”

郭云深“谢主隆恩”后退下殿去。

皇上长出一口气说道:“好个郭云深,下至平平庶民,上至一品大员,谈吐豪爽,不带奴气敢与分争,自朕登基以来也仅此一人,真可谓一代狂侠啊。”

郭云深回王府的第二天,皇上命人送去五十坛好酒,并口谕要王爷天天陪郭云深享用。到了晚上,王爷派人把客厅布置一番,客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郭云深被下人请了来,老夫人和女儿若仙都来祝酒。

王爷风趣地说道:“云深哪,在我的客厅里,用你的酒做宴,这算是谁请谁呀?”郭云深道:“王爷又开玩笑了,怎么会是我的酒?”王爷道:“这酒确实是你的,你对皇上有功,又不接受封赏,他心里不落意,知道你好两口,就差人送来五十坛御酒,还传来口谕,让本王天天陪你喝酒。正好本王也个酒的嗜好,就由我来陪你痛饮吧。这五十坛酒足够咱俩喝一年的。今天晚上老夫人和若仙都在,咱们就边饮边聊,来个快语通宵。”

郭云深道:“就依王爷。”若仙道:“父王,光是闲聊饮酒多没意思,我们不如做一番游戏,才叫有趣味。”老夫人说道:“对,做游戏,出对联,对对子,做诗都可以。”王爷说道:“云深,你看他们说的这个办法怎么样?”云深抱拳说道:“云深不才,我听命就是。”

王爷道:“好,大家都同意,我也赞成,叫我说呀,这第一杯酒咱把它同干了,然后呢,你要说出这酒的名字,如说对了就由你出上联,然后剩下的三个人抢对,先对上的算过关,剩下的两个人要各作一首与酒相关的诗来,对不上的罚酒一杯,都能对得上,作成诗的大家就同饮。”于是四个人都举起杯子一饮而尽,未等放下杯子郭云深大喜说道:“好啊,太好了,我又喝到家乡酒衡水老白干了,好酒啊,好酒。”

王爷接话说道:“云深说的没错,此酒就是衡水老白干。云深,这第一联就由你来出。”

郭云深稍一思索道出一联:“一席佳宴系宫廷,其中多少玄机。”

若仙看一眼墙上的山水画,马上应上一联:“四壁景图连旷野,户外何人知晓。”

王爷道:“夫人,该咱俩作诗啦。”

夫人道:“听我的,暮年唯好酒,万事不关心,是夜成其意,相约皆故人。”

王爷道:“夫人,你在挖苦本王我呀,好,我也来一首:青壮多争战,老来抚圣安。今朝不饮酒,归路知何年。”

夫人道:“好了,该对的也对了,该作的也作了,大家再一块喝了这第二杯吧。”于是四个人又同饮了第二杯酒。

若仙道:“这次该我出上联了,听好了:一座深宅,容纳多少大清文武客。”

郭云深回应:“我来对,中原宝地,酿出无数衡水老白干。”

夫人道:“又让他们抢先了,王爷,该你作诗了。”

王爷道:“逆耳之年为昃阳,江山况下逊先皇。功德无量谁人晓,只将琼浆入胃肠。”

王爷把嘴冲夫人一呶,意思是让夫人作诗。

夫人吟道:“奉禄如流拜圣恩,但求主政可长存。身为梁柱须适用,何故酒间出叹音。”

王爷道:“对,对,对,说好是快语通宵的嘛,来,同干一杯。下次该夫人出联了。”

第三杯酒一饮而尽。

夫人道:“听我的上联:衡浆御赐深州汉,同是直隶人物。”

王爷道:“我有下联:王位钦封大满臣,俱为炎黄子孙。”

“好,我来一首:酒饮丈夫味,激情满腹烧。丹心通日月,德懿谓清高。”郭云深主动吟道。

“我也来一首:把酒含心事,聆听弦外音。逢墙舌更短,遇逆锁朱唇。”若仙紧随其后。

几个人饮完第四杯。

王爷道:“我出一个上联:玉液琼浆谁敢饮。”

夫人马上对道:“我来对:华厅豪府我为东。”

若仙看一眼郭云深,马上吟出一首诗来:

潜心久慕是崖松

迎雪熬霜全自容

今日白干成伪醉

明朝龙井可接风

首白心境为言表

到底腹含惑是空

吾只意思说自愿

徒埋真迹问苍穹

郭云深微微含笑,立即吟出一首诗来:

尽临险境多崖山

百炼千锤为自全

行刃欧棘习是素

餐风饮露不称鲜

怜香惜玉赏风貌

踏径捷足看牡丹

此辈量极不过酒

忘怀怎敢纳蝉娟

对两个人的诗,王爷和老夫人,互相对看几眼,脸上均显出无奈的苦笑。

王爷道:“好诗好诗,来吧,我们干了这第五杯酒,再换个方式游戏一番。云深呐,我问你为什么独爱这个衡水老白干?”

郭云深深有体会地说:“这衡水老白干,乃我家乡之特产,一杯入腹,便有一股亲情滋生,再有这衡水老白干,色味纯正大有丈夫气息。喝上一杯回味无穷,我每入场,总要喝几杯,提提精气神,此生与它难以断缘啊。”

王爷道:“说的好,从今天起,我奉旨行事一天一场酒,就喝这衡水老白干。”

这天晚上,四个人赋诗联对,谈笑风生,整整一宿,鸡鸣方止。

 

 

 

上一条: 郭云深怒杀狗男女
下一条: 郭云深梦乡得心法
  返回首页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2012 中华形意拳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百姓网络
法律顾问:冯树春、杨笑寒 备案号:苏ICP备050325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