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中华形意拳网 中华形意拳网 中华形意拳网 中华形意拳网 客户留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郭云深打擂震太原
·郭云深示拳震群英
·郭云深为民除黄二
·郭云深怒杀狗男女
·郭云深揭榜寻国宝
width=246
·秋天饮食宜... ·夏至节气话...
·芒种节气话... ·小满节气话...
·立夏节气话...  
 
形意拳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8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7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6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5
 
形意拳
半步崩拳打遍天下——郭云深勇闯武林(1)
 文章类别:武林英豪 发布日期:2010/2/1 点击次数:8663

 

 

李洛能自山西太谷回到自己直隶的老家,直隶的武林高手都前来拜访,言谈中大家皆希望李洛能在家乡课徒授武。而李洛能也想把形意拳在直隶留下一脉,于是便答应了大家的要求。

消息传出,整个北方武林都轰动了,直隶的许多爱好武术的年轻人纷纷赶到深县,恳求李洛能传授形意拳。然而李洛能择徒的标准过于严格,许多人都被李洛能婉言谢绝,送出了李门,但也有坚持不走的,这其中就有马庄的郭云深。

李洛能一看郭云深的精、气、神和身形体魄,心中不禁赞道:“这是习武的美质良材 呀!”但一望郭云深眉宇间的勃勃英气,就知道此人乃是性格激烈,好勇斗狠之辈,心中 就有了不喜之意,便道:“郭师傅,我这形意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您的先天条件太 好了,别让我把您给耽误了,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郭云深并非蠢钝之人,自然听的出这是李洛能的推脱之词,急忙跪下道:“师父,弟子乃是诚心诚意学拳,求您收录。”

李洛能还是坚辞不允,郭云深却跪在地上不肯起来,把李洛能弄的没有办法,只得勉强答应,但授拳时并不专心传授,忖道:“如此一来,过一段时间你自己还不走了?”

但郭云深为人心诚志坚,每天看李洛能习练崩拳一式,便揣摩自行偷练,如是者长达三年之久,李洛能冷眼旁观,并不置评,直到有一天晚上,李洛能无意中发现郭云深因练拳时劳累过度,睡觉时从床上摔下还未转醒,终于被感动。便将形意拳倾囊而授。

郭云深自得李洛能真心传拳后,习练更是备尝艰辛,行、走、坐、卧无一刻不在练功。李洛能有时外出访客会友,其他弟子都乘此机会偷闲,但郭云深依旧恭谨侍奉,不离李洛能身边。当李洛能与客人交谈时,郭云深便站定形意桩功于李洛能身后聆听,当李洛能外出访友时,郭云深便打着崩拳在李洛能骑的青驴后紧跟。如是者十数年间,郭云深的功夫已是出类拔萃,是李洛能最得意的弟子,赠宝剑一把,许以衣钵传人。

郭云深虽然身体矮小,但体格健壮,精力超人,武艺超强,被正定知府钱锡采聘为上宾,又让其子钱砚堂拜师学武,做了郭云深的徒弟。清同治年间,郭云深剑挑恶霸窦宪均,按照惯例,本应判处郭云深重刑,钱锡采认为郭云深虽然杀人,但属为民除害,于是判为误伤人命,监禁三年。在牢狱中,郭云深仍然苦练崩拳,但因为戴着脚镣不便,因此只能练习半步崩拳,于是,郭云深为了习练之便因地制宜,将李洛能所传的跨步崩拳改为半步崩拳。

白天,郭云深在牢狱中练半步崩拳,到了晚上,则被钱锡采偷偷放出,教习钱锡采之子钱砚堂拳术。这样过了三年,郭云深便获自由,此时,他所创的半步崩拳绝技已练至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郭云深出狱后,去拜见老师李洛能,李洛能看见郭云深出狱十分高兴,便留郭云深在家喝酒庆祝。席间,李洛能问道:“云深,你在狱中呆了这些年,功夫恐怕荒废了吧?”

郭云深略带酒意,哈哈一笑,道:“师父,弟子不仅没有荒废,还因为牢里练拳不便,将您传的跨步崩拳改为半步崩拳了。

李洛能一听大为惊奇,便叫郭云深练来看看,郭云深乘着酒意走到院中的半截土墙前,一招半步崩拳猛击在墙身上,就见土墙摇晃了一下,应声而倒。

李洛能一看,大喜过望,连连道:“改的好,改的好,当真是艺无止境呀!云深,你这半步崩拳再练下去,定能达到无懈可击的地步,刚猛率直,实有力拔泰山之力,你已经可以出去到外面闯荡了,试试你的半步崩拳到底有没有敌手。”

郭云深一听李洛能的话,非常兴奋,道:“师父,我该向哪个方向走?”  李洛能肃容道:“你从深县出发,一直往北走,迎战直隶、关东各派武林高手,不许碰一个钉子!”

郭云深点了点头,拜别师父,第二天一早,果真收拾好行装,蹬上了征程。 自深县出发,郭云深每到一地,遍访当地高手,切磋技艺。果然,他那一式半步崩拳犀利无比,无人可挡,纷纷在郭云深的拳下拜服认输。于是郭云深并没遇到敌手,一路便行到了直隶安国县。

郭云深照例向人打听,问此地最出色的武术家是谁? 被问的人不假思索,道:“张树德,张爷,那功夫在我们这儿算拔了尖了!” 郭云深道:“那我想拜会张爷,他家怎么走啊?” 那人看了看郭云深,见他身材矮小,心知他也是找张树德比武的,忍不住道:“张爷 的功夫那是出类拔萃的,我看你就不用去了。” 郭云深微笑道:“没关系,总得见识见识。” 那人无法,便告诉了张树德家的地址。

郭云深到张树德家一通报姓名,张树德就知道了,因为郭云深半步崩拳远征的事,此时已然传遍了江湖,张树德急忙迎出。 郭云深同张树德寒暄过后,便提出比武。

张树德的武术是世家家传,也就是祖传的武艺。被称作“家伙门”,属于练器械的,张树德心想:“郭云深号称半步崩拳,那拳上的功夫肯定是极深的,如果比拳我是必输无疑,还是比家伙吧!”

张树德便说道:“郭师傅,您以拳闻名,不过到了我这儿,我练的是长兵器,您看,咱们不如切磋一下长兵器?” 郭云深一听,道:“行啊,没问题,不知张爷要比什么器械?”  张树德哈哈一笑,道:“为不伤和气,咱们比最普通的白蜡杆子。” 郭云深道:“好!”两人跳到院中,各取了一根白蜡杆子,便交起了手来。

郭云深的形意拳门里的器械有凤翅镋、三才剑、连环刀、连环棍等,所以郭云深在器械上也并非没有下过苦功。 但这白蜡杆子,乃是武术里最常见的一种兵器,长达丈许,粗如儿臂,从外边看,只是根普通的杆子,任谁也能抄起来舞几下,但事实上,能将白蜡杆子使得好的,实在非高手不成。因为它讲究的是“千斤不压梢”,全看腕力的运用是否得当,谓之为“杆子点”。有“划、拿、崩、压、劈、砸、盖、挑、扎”口诀,使得开的时候,这根大杆子能被耍的软如面条,泼水不进。在武术器械里乃是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家伙,张树德偏挑白蜡杆子来与郭云深比较,其用意不问可知。

谁想到,郭云深在器械上并不弱于拳术。二人这下可打了个棋逢对手,将遇良材,缠了个难解难分,突然,就见郭云深陡的虚晃一招,跳出圈外。 张树德道:“怎么,郭师傅,不打了?” 郭云深哈哈一笑,道:“张爷,刚才你的杆子在我杆子上一颤一划,我的手腕差点没躲开,没怎么明白,咱们换根竹竿再来一回。” 张树德看了郭云深一眼,没有言语,抄起两根竹竿,顺手扔给郭云深一根,两人又打了起来。 这一回打了有三十多回合,又是难解难分,张树德果然又使出这一招,竹竿在郭云深的竹竿上一颤、一划,直击郭云深的手腕,没想到郭云深手腕一翻,竹竿挑起,却砸在了张树德的腕子上。张树德的竹竿应声而落。

张树德叹道:“没使白蜡杆子,使我少受了委屈呀!” 此时,张树德才明白郭云深刚才换竹竿比武的用意,郭云深本已识破张树德的招式, 但若用白蜡杆子击在手腕上,不免令张树德的手腕受伤,才提出换竹竿来比。体会了郭云深的用心,张树德不禁对郭云深十分感激。却听郭云深道:“张爷,咱们再比拳吧。” 张树德摇头道:“不用了,器械上我比不过你,拳术上更别提了。这样吧,我拜你为师,学形意拳。” 郭云深忙道:“不可,张爷,如果想练形意拳的话,我可以代师收徒。”

于是,张树德便拜李洛能为师,称郭云深为师兄。

张树德的年纪比郭云深大,但功夫不如郭云深,又刚入形意门,因此称郭云深为师兄,郭云深之所以不收张树德为徒,乃是因为张树德是北方有名的武术家,如果拜郭云深为师则显得屈辱多了。郭云深乃是讲义气之人,不能如此难为武林同道。

第二日,郭云深拜别张树德,继续北行,来到了保定府。 保定府有一位著名的武术家叫李魁垣,提起李魁垣武林中没有一个不夸赞的。

李魁垣,原名殿英,乃直隶涞水县山后店上村,武术超群,为人刚勇正义。自幼喜读书,善书法,犹工小楷,师从易州许师学习弹腿和八极拳,功力深厚,在保定开设泰安镖局,是个有名的镖师。他自己所护的镖车上只要插上李魁垣的黑镖旗,即使李魁垣不在,也没人敢动,畅行无阻。

李魁垣如此了得,他的弟子也跟着沾光,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些人经常自负的对别人说道:“我们师父的武功连打代卖。”意思是李魁垣与人交手时无人能敌,无人时卖艺也可捞到大把的银子。

郭云深进了保定城,便到了保定城最有名、最热闹的炮台街。

郭云深正在暗想如何去找李魁垣时,恰巧看到街边一家名叫“嘉木斋”的茶馆里坐着一伙人正在喝茶。郭云深从茶馆门前一过,看见了这伙人,心里就知道这伙人是“挂子行”的,忖道:“大概他们就知道李魁垣在何处?”于是他便迈步走进了嘉木斋。

郭云深来到这伙人跟前,一抱拳,客气的问道:“敢问几位知道保定府有一位李魁垣师傅在何处吗?”

其中一个大个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那是我师父,你找他干什么?”说着还翘起一条腿来回晃着。 郭云深微微一笑:“没什么,我是特地来拜访他。”说罢便走到旁边的一张桌子旁。 茶馆的伙计走过来,点头哈腰地道:“您来点什么茶?” 郭云深问道:“你这里都有什么茶?” 伙计嘻嘻一笑,道:“那可就多了,好的有苏州的碧螺春、杭州的龙井、黄山的云雾、洞庭湖的白毫、信阳的毛尖、安徽的瓜片、福建的铁观音、武夷山的大红袍,普通的,咱这儿有绿茶、红茶、香片,再次的,咱们这儿有茶叶末子,交钱就喝,喝胀了肚子也不管。”

郭云深被伙计逗的一乐,道:“那好吧,咱北方人就爱喝香片,就来壶香片吧,要茉莉花的。” 伙计应了一声,不大会儿就端了一壶茶放在了郭云深的面前。 郭云深端起茶壶便往碗中倒茶,壶口对着茶碗,但茶水却流了一桌子,始终倒不进碗里去。

郭云深侧目一看,见旁边那张桌子的一条身材魁伟、方额阔面的大汉正在向他茶壶缓缓吹气,郭云深微微一笑,将手放在茶碗上一按,就见茶碗慢慢的陷进了桌面,渐渐没到了碗口。 旁边喝茶的人不知是怎么回事,见到郭云深露了这一手功夫,不禁齐声喝彩。

那大汉见状有点沉不住气,冷哼一声,走到郭云深桌子旁,一伸右脚,茶碗一下子就从桌子中弹出来了,他一拳击过去,茶碗已碎,随手抄过碎片,轻轻一搓,碎片化成碎末纷纷落下。

  郭云深不慌不忙,镇定若恒,拱手道:“不知兄弟何处得罪了你?” 那大汉一阵大笑道:“我就是李魁垣。”说罢扬手向郭云深肩头拍去,郭云深见他来势迅猛,身形一晃,以“单展翅”化解了这一招。李魁垣一见郭云深如此轻易地便避开了这一招,也是大为惊讶,将轻敌之心收起,喝道:“果然了得,再接我一拳!”说着话,口中“哼”的一声,以声助势,双拳成“黄鹰双抢爪”之势,疾攻郭云深的面门。

  李魁垣所练的八极拳乃是一种近身短打的拳术,发力常在方寸之间,于“嘉木斋”茶馆的小范围内搏斗,并未感到不便,所以招招抢攻。

  郭云深见李魁垣这招使得神充气足,也不由得暗中喝了声彩,身形微展,用“风摆荷叶”让开拳势,转身一个“退步劈拳”击向李魁垣。

八极拳即戚继光《纪效新书》中的“巴子拳”,因该拳仅屈紧拇指、食指,其余三指半握,拳轮似钯,故此得名。明末清初时,改称八极拳,取八极为八方极远之意,又要求习武者要精益求精,以达极至。

其名家最早可考为康熙年间山东海丰人吴钟。吴钟的的八极拳学自一位名叫“懒披裟”的僧人,艺业大成后,曾游侠于北京,与康熙十四皇子胤(示题)比武。他把枪头涂上白粉,结果将胤(示题)的双眉染白,却未损其肌肤分毫,因此世人称吴钟为“神枪”。八极拳动作简洁,发劲刚猛,有十字劲、缠丝劲、沉坠劲、撞靠劲等,其中以向“四面八方外撑”的十字劲为主要劲法。发力时常以气催力,以声助势,发声常伴“哼”“哈”二音。其基本手法有挑、插、冲、贯、砸、推、刁、搓、削、架、压等,下盘步法以马步、弓步、并步居多,注重震脚、碾步,处处紧迫硬攻。

  此刻李魁垣见郭云深拳势威猛,勇不可挡,虽心神不免受其影响,但八极拳讲究以短制长,常以习练砸步和马步撑掌桩功为基础,并以“搂贴撞靠功”锻炼近身搏击的体能,所以,慌而不乱,忙以“迎风朝阳手”化去了这一记劈拳,有惊无险。

  郭云深见李魁垣退了一步,顺势前行,一招“推窗望月”,拳势如排山倒海般袭向李魁垣的前胸。 李魁垣自知遇上了强敌,施展开八极拳中的“六大开”,即:顶、抱、担、提、挎、缠,寸步不让与郭云深斗了个旗鼓相当。

  转瞬间,二人已打了二十余个回合,李魁垣吼声连连,拳拳急迫,郭云深险险避过了一招“霸王硬折缰”,舌绽春雷,发一声喊,向前猛跨一步,一招“半步崩拳”攻向李魁垣。 李魁垣顿觉气息为之一滞,周围的空气仿佛一下被抽干了,只感到郭云深的拳头挂着劲风离自己越来越近。 李魁垣断喝一声“哈”,以八极拳最刚猛无俦的一招“猛虎硬爬山”,硬架了出去。   二拳相交,二人毫无花假的硬拚了一招,发出了一声爆响。李魁垣觉得重心一下子就消失了,再也扎不住马步,身子腾空而起,一个跟头倒翻了出去。但李魁垣神智未失,在空中越过了两张桌子,猛一凌腰,“唰”地使了招“白鹤亮翅”,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李魁垣心中大为惊佩,但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问道:“阁下何人?”

  郭云深从容道:“在下郭云深。” 李魁垣大吃一惊,道:“哦,你就是郭云深?” 郭云深微笑点头,道:“不错,正是在下。” 李魁垣冷哼了声,道:“好,就凭你这一下子,明天我们就在保定莲池内比武。我会知会保定城内武林道上的朋友,咱们比个高低,让保定府的武林高手们评评谁的功夫深。说罢二人击掌为誓,各自离开了“嘉木斋”茶馆。

  消息一下不径而走,第二天的莲池内人山人海,大家都来看李魁垣和郭云深的比武。比武还未开始,围观的人已经是议论纷纷,莫衷一是,猜不透谁输谁赢。

  不一会儿,就见李魁垣大踏步走到场中,朗声说道:“各位武林同道,我李魁垣走南闯北多少年,从未败过谁手。昨天在‘嘉木斋’茶馆,有个要‘半步崩拳打遍天下’的狂妄家伙郭云深,给了我一下子,但并没有把我打散了架,我没怎么服气,所以今天我同他要在此处比试一下,看看究竟谁的功夫更高。”

  郭云深也大步走到场中,朝四周一抱拳,道:“各位武林中的朋友,在下郭云深,也没什么高明的功夫,只不过会几下乡下人的庄稼拳,听说李魁垣师傅的功夫不错,所以特来请教。李魁垣师傅最出色的功夫,一是八极拳,一是弹腿,既然昨日在下已然领教过了李师傅的八极拳,因此,在下愿意做个提议,再来领教一下李师傅的弹腿功夫。”

  郭云深转过身面对李魁垣道:“李师傅,你先照我的肚子来一脚。”

  李魁垣忖道:“郭云深不是拿命闹着玩吗?”便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咱们还是比拳脚吧,这样比试,动辄就有性命之忧。”

  郭云深淡淡一笑道:“没事,你尽管踢就是了。”

  李魁垣看郭云深随随便便的站在哪里,胸前空门大露,还是不好意思下脚,又再次推辞道:“这如何使得?”

  郭云深道:“没关系,我让你踢,你就踢,别那么犹犹豫豫的。”

  周围的人也都劝李魁垣道:“既然他让你踢,你就踢,踢死了也不怪你,我们大家为你做见证,你就踢吧!”

(待续)

 

 

上一条: 半步崩拳打遍天下—— 郭云深勇闯武林(2)
下一条: 形意拳家朱国福
  返回首页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2012 中华形意拳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百姓网络
法律顾问:冯树春、杨笑寒 备案号:苏ICP备050325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