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中华形意拳网 中华形意拳网 中华形意拳网 中华形意拳网 客户留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郭云深打擂震太原
·郭云深示拳震群英
·郭云深为民除黄二
·郭云深怒杀狗男女
·郭云深揭榜寻国宝
width=246
·秋天饮食宜... ·夏至节气话...
·芒种节气话... ·小满节气话...
·立夏节气话...  
 
形意拳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8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7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6
孙禄堂拳意述真形意拳家小传5
 
形意拳
形意名家--郭子昆
 文章类别:武林英豪 发布日期:2010/2/20 点击次数:8186

形意名家--郭子昆
  
郭子昆先生,河北深州市城北兵曹乡西午村人。先师从于木村乡石像村高登云学形意拳,后又拜师于李豹(字振山,形意拳大师郭云深之徒。郭老先生晚年一直由李侍养,全得郭之真传,武艺精湛)。郭子昆先生生于1901年,卒于1974年,享年73岁。
郭先生身材高大,相貌堂堂,而又态度谦和,如一书生,又如一恂恂儒也。先生性好武,嗜之如命,安贫乐道。他一生足迹遍及中国,于天津、沈阳、哈尔滨、兰州等地谋生,在东北为大户保家护院,解放后到石家庄某工厂工作,后退休回到深县老家。
先生一生闯荡江湖,奔波在外,所到之处,颇留下些传闻。笔者师傅说,师爷郭子昆善使一对方天画戟,其它兵器也一一通晓。据说,先生的功力过人,墙上所垒 之砖可以一拳捅坏一块,又于去天津的船上与人打赌,一掌砍断了两寸厚的船桨。我的师傅说郭云深老先生功夫最大,除善用崩拳外,还善使虎扑,能发人于丈外, 打到墙上如挂画。又说,郭云深老先生功力多大咱都没见过,但我师爷把人打到丈外远的事是亲眼见到的。
先生一生与人交手无数,未闻败迹。听 我师傅说,师爷那时喜穿长袍,不管是谁,只要说动手就高兴,先生一定是左手把袍襟一撩,往腰里一掖,侧身一站,右手一伸,只说三个字"你来吧"。师爷涵养 极好,从不说别人不行,从不提和别人动手赢了人家的事。切磋技艺也只是点到为止。只要对方一倒就赶忙搀起人家,连连道歉,非遇到那不知胜败,死皮赖脸硬往 上冲的,不会使人难堪。
有一次,他到西安去看朋友,一位在西安声望极高的同门提出"找找",就是要比一比。当时在一间大的空屋子里,对方 一路钻拳如风驰电掣,连连打来,师爷逐一化开,步步谦让。当退到墙角时说"行了吧",但对方却说了句"看你还往哪儿退",使劲全力冲上去。师爷被逼无路可 退,也是一时兴起,脚下一发力,一个蛇形,右手从下往上一挑,嘴里说"出去吧你",一下把对方从墙角发到一丈多远的门口。搀起对方时,他还埋怨:"我退到 墙角了怎么你还打?"据师傅说,当时还有一个人在场,此人是谁已不知晓。而对付功夫一般的年轻人,只要两只手一沾他们的胳膊,前后一搓,对方则浑身酥软, 如触电一般,失去反抗能力,连胳膊都抽不回来。先生的功力实在是大!
师爷常提念的老一辈形意拳名师有孙禄堂、许占鳌,还有一个是知者甚少的黄秀庭,大约功夫也很好。
师爷择徒很严。在闯荡江湖的一生中,仅收有几位弟子。其中最出色的是深州城南40里金家营村的郭增润。郭师伯身村瘦小,但聪慧绝顶,一点就透,常可举一反三。师爷说不逊于当年的"活猴子"孙禄堂。
师爷是在石家庄收的郭师伯。时值兵荒马乱,人命危浅,聚散不定,所以师爷也就打破了以往的教法,只教了站桩、崩拳和十二形中的虎形,说了说五形拳的五种 劲,再主要的是讲手上的东西。以师伯的天资加上刻苦,只两年时间,到师徒洒泪分手时就已非同一般。当年王芗斋在北京打出"大成拳"旗号时,当时的门派观念 很重,大多数练形意拳的都说他"欺师灭祖",纷纷找上门来兴师问罪。增润师伯那时正在天津,许占鳌的一个徒弟就要找人家比,想让师伯一块儿去,师伯没答 应。他自个儿去了,结果败在王芗斋手里。回来说"人家的拳那是真厉害,捅到哪都不行,都得被弹回来。"师伯说:"那是你自个儿没得着东西,或是你没下功 夫,不信咱俩捅捅手(即试试手)。"许的弟子五大三粗,看师伯只这么点儿的小个,心里很瞧不上。一个虎扑上去,被师伯侧身一闪,一个蛇形给发了出去。
后来师伯自个儿到北京,找到王芗斋的大弟子姚宗勋,俩人动了手。结果一搭手,师伯知道对方功力比自己大,赢不了人家。姚一进步,师伯一个云抹手、曹操 步,斜退出去很远。一伸大拇指头说:"我弄不过你。"姚也伸出大拇指,说"跟我动手能跑得了的,也只有你这小个子。"按辈分说姚宗勋长师伯一辈,但所得传 授差不多,深州的老拳师都知道王芗斋的东西都是跟李豹学的。李豹是王芗斋的姐夫,王芗斋是在郭云深老先生的坟前磕头拜师的。王芗斋老先生和师爷郭子坤先生 其实是师兄弟。因此当师伯跟师爷说起王芗斋打了许占鳌的徒弟以及王的功夫多么厉害时,师爷说:"你们上北京那是没事儿找事儿,揍你们活该。挨揍是你们没下 功夫,你功力大了他揍得了你吗?大成拳怎么个厉害呀?都他妈一个窝里的螃蟹,谁还不知道谁呀!"我能想象得出师爷拉着长长的深县腔时说话的情形。
师伯在天津时,主动找过许多名人交手,而且还是胜得多。据师傅说,师伯的身手最好,最关于以弱胜强。任凭你怎样出手,他可能打不了你,但你也弄不了他。 当师爷从东北回来,听朋友们一说起师伯到处和人动手的事,很是担心,顺路拐到那里。吃过饭后师伯送师爷上火车站时,师爷说别坐车了,俩人一边走师爷一边说 拳,也看看师伯火候到了哪儿啦。到了车站,师爷才说:"这回我放心了,你跟他们干去吧。"
师伯也是退休后才回到老家,在金家营这个小村子里安度晚年,也只活了70多岁,于去年(1996)正月过世。以师伯的天分和功力而没得长寿,大概和练功时的搏杀意念太重有关系。
师爷所传的其它几位弟子,包括笔者恩师李世英在内,禀赋不同,所得不同,各有千秋。郭子坤先生有子五人,惟二子郭明月习武有成,现为河北机电学院教 授,1995年深州第一届国际形意拳交流大会时曾谋一面,他身躯高大硕长,儒雅可亲,大有先生风采,但不幸已身染绝症。目前赴深,正值鸭梨熟时,田间地 头,果香四溢,已是一派秋光。我于返家之前,言与恩师,欲到师爷坟前一拜。老师听后怆然欲泪,说:"甭去啦……没有坟头呀……那个时候不让立坟头。全村人 都埋在一块儿,甭说我们,就是他们自家人也找不到呀!"
呜呼,郭师爷一生,虽武功神明,无奈正逢乱世。虽怀报国之心,最终也难建功业。
沧海桑田几多变,物是人非今又迁。桑梓之地变化多矣,昔日穷州已成鸭梨蜜桃之乡,人民富庶,高楼林立。先生倘能多延十年八年寿命,多教几个徒子徒孙,实 乃深州之幸,形意之幸,武林之幸。更不忆先生子孙满堂,惜乎无有能继承衣钵者,岂不痛哉!惟一可以告尉先生的是深州形意拳真东西没丢,尚有李延立(恩师李 世英先生二子,从父亲和郭增润师伯那里得到真传,虽整日忙于生计,但仍不失为传统方法训练出的技击家,功夫不凡)、秋元、二榆、宝宝诸人在,总不至于湮灭 的。是为记。

上一条: 周恩来总理和形意大师韩慕侠
下一条: 寿关顺老师谈孙氏形意拳
  返回首页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2012 中华形意拳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百姓网络
法律顾问:冯树春、杨笑寒 备案号:苏ICP备05032540号